巴新总理办捐助会支持中国抗击疫情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堪培拉讯(记者 李学华)巴布亚新几内亚总理马拉佩日前在首都莫尔斯比港APEC大厦举办支持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捐助会。

马拉佩总理代表巴新政府和人民对中国人民表示慰问,他赞赏中国在习近平主席坚强领导下采取强有力措施,有效遏制了疫情蔓延。他说,自中国与巴新建交以来,两国一直保持友好合作关系。感谢中国政府长期以来向巴新提供了大量无私帮助,希望同中国进一步加强人员互通、经贸往来和政府间务实合作。马拉佩还特别感谢中国政府为巴新在华公民提供了良好照料,表示巴新是疫情输入高风险国,卫生系统薄弱,疫情防控工作面临严峻考验,巴新将向中方学习防控疫情经验。本次捐助会的筹款将由巴新卫生部负责收集,并通过中国驻巴新使馆转交相关部门,用于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

“不是每一位男护工都可以在重症监护室照顾老人,能在医院ICU(重症监护室)照顾病人的男护工是少数中的少数。”李强说。

如何解决男护工市场供需矛盾?

德国联邦议院副议长汉斯-彼得·弗里德里希表示,我为中国政府和人民同心同德、团结互助,共同抗击疫情、共克时艰的行动深感振奋、印象深刻。“希望每个人都拥有耐心和力量,祝愿我们的未来一切顺利!中国加油!”

德国埃森市市长托马斯·库芬致函中国驻杜塞尔多夫总领事冯海阳表示,新年伊始即遭遇一场严重的公共卫生危机令人遗憾。我坚信中国和国际社会将全力以赴阻止危机进一步扩散。埃森大学医院与武汉病毒学家之间的医学合作即为典范。我们努力以实际行动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提供支持,并同我们的友好城市常州保持着密切联系。

(部分受访者名字为化名)

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中国采取了果断、有力防控措施,付出了巨大努力,德方高度赞赏,愿继续向中方提供支持和帮助,开展合作。相信中方一定能战胜疫情。我为中国加油!

中国驻巴新大使薛冰表示,患难见真情。疫情发生后,马拉佩总理向习近平主席致信慰问,巴新卫生部长等政要录制支持中国的视频,东高地省政府向中国捐款10万基那,巴新华侨华人也积极捐款、捐物。如今马拉佩总理又举办捐助会,以实际行动支持中国抗击疫情,所有这些令中国人民感动。

在李杏果看来,要发挥市场的基础性作用,随着社会对男性护工需求的增加,应提升男性护工工作条件及薪酬水平,提供必要的培训和职业发展机会,逐渐增加护工岗位对男性的吸引力。在招聘或进行职业介绍时,要引导男性就业者树立正确的就业观念。在养老和家政行业中,针对特定的服务对象,男护工有时更有优势,更能发挥出长处,更能实现职业价值。

当然,不同的男护工由于自身意愿和聘请价格的不同,所做的选择也会不同。李强的同事张师傅就对做饭稍显排斥。“我做饭不是特别好吃,如果聘用方没有额外加钱,我一般是不会做饭的。”相比张师傅,李强觉得给老人做高密度的按摩和打扫卫生会让他感到疲惫。因此,聘用双方会在签约合同时,把一天按摩几次、是否要做饭扫地都细化进去,让彼此都能够接受。

李强向记者介绍了男护工工作的三种场景,分别是家、养老院、医院,不同的场景工作强度不同。李强称,养老院和家是工作相对轻松的地方,平时只需要照顾老人吃饭、吃药,偶尔帮老人按摩、出去散步就行。而真正考验男性护工的地方则是医院,要带胃管、下流食、喂饭、下尿管,准备尿不湿、洗脸盆、洗脚盆,还有对应的毛巾等。

张洋回忆自己来北京后的第一份护理工作,就是照顾一名身高1.85米、体重将近200斤的80多岁退役老兵。“雇主要求只要男护工。”原来,这位老人的子女之前雇佣了一位女护工,由于老人体重超标,照顾起来太吃劲,没干几个月就提出了辞职,家人最终决定只找男护工。

据张洋观察,雇佣男护工的基本上都是体重严重超标的老人。“不超标的老人都会找女性护工照顾。一旦超标,光是每天的翻身护理,一般女性就承受不了。”张洋告诉记者,由于女性的细心、认真等因素,90%的家庭都会找女护工来照顾老人,但一遇到体重超标的老人,男护工体力的优势就显现了出来。

伍宝玲还说,由于市府公布资讯多为英语,为了让老人了解目前疫情相关最新消息,中心会每日为老人读报,提供会员最新疫情发展。

李强成为一名男护工,起初是由于照顾父亲。他的父亲5年前因胃癌去世,在住院到去世的半年时间里,李强从不太熟练地喂饭变得游刃有余。“喂水喂饭半勺起,嘴张开等吃完,喝粥之前要滴一点放到手上感受温度烫不烫。”这些都是李师傅在照顾自己父亲时积累的经验。

国家卫建委的一份数据显示,目前,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数近2.5亿,截至2018年底,全国失能、半失能老年人超过4000万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行政管理系主任、劳动关系与工会研究院研究员李杏果告诉记者,与之相对的是,2018年底,全国注册护士总数仅约400万,经过护理及相关专业系统训练的护理员不超过30%,取得养老护理员资格证书的不足三分之一,护理领域劳动力供应呈现人才整体缺口大、专业护理人才短缺、男性护理员尤其短缺等特点。

如何解决市场供需矛盾?

记者从北京某家政公司平台的数据中获悉,该平台现有男性护工年龄一般都在45岁到55岁之间,50岁往上几乎能占一半,但所有男性护工加起来的数量也不到总数的10%。每月薪资会根据男护工的接单量和签订的合同上下浮动,平均下来,每天大约有200元的收入。

“护工这份工作不算难,只要留心去学习,看别人干一遍就能够学会。”在李强看来,护工这份工作门槛不高,只要用心,就能干得非常出色。

当男护工被雇佣开始照顾一位老人时,他的工作时长就被调整为24小时全天待命。“饮食起居、日常用药、康复锻炼、辅助做饭、打扫卫生,这是一名合格的男性护工应该掌握的全部内容。”今年50岁的李强告诉记者。

医院环境也相对恶劣一些,有时候三四个病人以及陪护人员都在一间房内,晚上只能睡折叠床,睡眠过程中被吵醒是常有的事。而到了第二天一早,就要起床开始工作了。说到这里,李强表示:“都习惯了,挣的就是这个辛苦钱。”

德国外长马斯表示,德方坚定支持中方抗击疫情,钦佩中方采取的果断和负责任措施,相信中方很快将战胜疫情。德方反对外界对疫情的情绪化反应和歧视性措施,将继续客观冷静应对。德方愿在已经捐赠一批医疗物资的基础上继续向中方提供支持和帮助。

尽管男护工资源稀缺,市场竞争不大,但每个雇主都会严格筛选,希望找到一个更好的。记者询问一位为自家老人找男护工的女士,她向记者表示:“体力好是基本条件。除此之外,细心严谨和专业技能才是更为重要的因素。”

“我们心系中国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专门为中国录制的视频中,彼得·琛彻尔说,“我们祝愿所有的患者都能早日康复,并为所有抗击疫情的医护人员加油。我们坚定地站在中国友人们的身旁,祝你们一切顺利。”

除了人瑞中心,梁冠军一行人也捐给布鲁克林瑞康成人活动中心、嘉谊老人中心、怡康成人日间活动中心和大苹果老人中心各5000个口罩,11日还向法拉盛天天日间护理中心捐赠了1万个口罩。(颜嘉莹)

父亲去世后,只有高中学历的李强就选择了护工这份工作。在医院的那段时间,李强对人生有了新的感悟:“在医院那种环境下,你会看到各种生离死别,照顾病人也是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他们的痛苦。”

张洋选择做男护工的原因是为了“发挥余热”。他年轻时开工业叉车,随着年纪增大,想换一份危险系数低的工作,经朋友介绍觉得护工这份职业还不错。最为重要的是,张师傅有个25岁的儿子,本科毕业后在中关村上班,薪资不高,想在北京这座城市有一套自己的房子。“我想为孩子以后结婚买房攒点钱,帮孩子出份绵薄之力。”张洋认为,这是做父亲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专家建议,应改善其工作条件、提升薪酬水平,提供必要的培训和职业发展机会,增加吸引力

中心主任伍宝玲说,该中心约有7000名会员、26名职员。由于会员年龄普遍较大,该中心职员一直严格落实市府发布的防疫方针,包括要求会员洗手20秒以上等,原本每日一次的消毒作业,也改为每日消毒二至三次。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家政护工行业似乎天生是女性的专利:育儿催乳、老人陪护、保姆保洁、医院护理……上述工种随处可见女性的身影,有些工作甚至只有女性可以胜任。然而随着市场需求的变化,“男性”这一性别角色也逐渐出现在家政护工行业中,他们的登场拓展了服务的边界。日前,记者走访发现,由于本身可供男性工种选择的范围有限,加之一些传统观念的影响,让男性护工成为了家政市场的稀缺资源。

“我们大家都希望这场悲剧能很快过去,祝愿所有正在与疫情搏斗的人们取得最终胜利。”托马斯·库芬表示。(完)

“男护工最大的优势是体力强,雇佣男护工一般都是冲着男性这身力气来的。”现年48岁的张洋来自河北衡水,在北京一家政平台主要负责老年人的专业陪护,从事这一行已有近7年的时间,可以说是一名资深护工。

“一带一路”欧洲段重要的贸易枢纽所在地德国汉堡市市长彼得·琛彻尔表示,几个世纪以来,借由汉堡港,我们一直与世界各地,特别是中国保持着紧密的关系,我们有很多中德企业以及汉堡与中国合作的企业和协会,并与友城上海和其它城市和地区的合作伙伴保持良好的交流。

乐成养老执行副院长赵俊岩告诉记者,在他所在的公司,男护工的数量只占19%。他认为受传统观念影响、薪酬偏低不足以养家糊口、社会认可度低、受被护理者性别的限制等原因导致男性护工数量少。

Author: jakebarn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