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内垃圾“四分法”如何落地

桶站摆放有哪些“讲究”?厨余运输怎样安排?北青报记者新学期深入校园调查——

校内垃圾“四分法”如何落地?

垃圾分类在新学期也成为各学科老师们的教学“新素材”。定慧里小学五年级进行了用语文、数学、英语、信息技术、美术、科学、音乐六个科目的跨学科实践《 垃圾分类,我准备好啦》。朝阳实验小学开发了《垃圾分类我能行》的实践性课程,带领学生走出课堂,将学习的课堂搬到自然和社会中,引导学生建立学习与生活的密切联系,产生社会责任感。

他认为,即使有分级阅读的标准,每个孩子情况不同,如果孩子的天赋比较好,没有必要限制他们的阅读和思维。作家们则可以从实际出发,多创作一些好的、适合孩子阅读的作品。

校内垃圾分类教育形式有哪些?

“童书分级阅读有必要,可以为家长们提供参考。”袁晓峰说,但不能陷入教条,最终还要综合各方面因素,选择适合孩子阅读的书。

早前,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26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为儿童挑选图书时,56.0%的受访者感到困难。

“自杀桥段“在童书出现?

对话人:北京市朝阳师范学校附属小学三(1)班学生 周熠然

“现在的童书,大都会印有‘建议XX岁孩子阅读’字样。但据我了解,目前国内尚且没有统一的、有影响童书阅读分级标准,有些阅读组织或出版机构各自提出分级标准,谁也说服不了谁。”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阅读推广人袁晓峰称。

“我们工作比较忙,给孩子买书会参考一些推荐语或者书单,有时让孩子凭自己的兴趣选。”一位年轻的母亲表示,常能看到网上曝光有些书的内容不太适合孩子看,比如自杀桥段等等,很担心“踩雷”。

分级阅读有没有必要?

安武林则表示,就目前情况来看,阅读分级实际意义可能不大:首先如何制定?分级标准是什么?怎么兼顾孩子的阅读兴趣?

还有网友质疑,《装在口袋里的爸爸》里也提到自杀,有的句子还有些美化这种行为。例如“我决定结束自己的一生”“我并没有摔到地上,却坠入一个绚丽无比的隧道里”等等。

宣师一附小同学们开展“垃圾分类拍了拍我”的互动小游戏摄影/本报记者 杨益

垃圾管理员校内怎样行使“监督”职责?

2020年9月7日,大峪二小五年级三班的教室内正在上一堂特殊的“垃圾分类课”,同学们将“垃圾分类达人”李诗雅围住,李诗雅正在给同学们展示她用早餐剩下来的废旧牛奶盒制成的收纳盒,分上下两层,上层“水晶盖”用胶带覆盖绑住,当做可擦写画板,下层设置4个小抽屉,用于收纳零碎小文具。在学校“红领巾回收站”,类似李诗雅这样用废旧报纸、可乐瓶、易拉罐等做成的创意作品还有很多,垃圾变废为“宝”成了每个同学生活中的习惯。 开学20多天以来,北京青年报记者走进多所学校,近距离接触校园垃圾分类的现状和那些乐在其中的“分类小达人”们。

对此,有读者毫不讳言地表示了自己的担忧:“孩子心智往往还不太成熟,如果童书里老有类似内容,会不会引发模仿?”

儿童文学评论家刘绪源也曾将真正高质量的儿童文学比喻为“水果”,它必须像十年树木那样合于艺术发展规律,不可能大量速成,也没有直接实用的价值,却能影响人的灵魂,影响孩子的一生。(完)

“我们不能因为书中的一些细节而否定整部作品。家长本身应该有一定的鉴别能力,在选书时,要对孩子阅读的书提前把关、多多留心,及时给予正面引导。”他说。

实验二小平谷分校课间班级垃圾分拣员将可回收垃圾投放到楼道垃圾桶

为了让小同学们加深垃圾分类知识印象,不少学校也自编了朗朗上口的儿歌:“有毒有害红桶桶,可回收的蓝桶桶,厨余垃圾绿桶桶,其他垃圾灰桶桶……”在密云区季庄小学、北京第二实验小学平谷分校、宣师一附小等学校,自编垃圾分类儿歌成为学校里的“最流行”。

在厨余垃圾的清运处理上,学校也与社区不同。北青报记者调查了解到,厨余垃圾每天由学校定点、定员、定时投放,再由所在区的专业环卫运输队上门清运,已经形成一套标准的操作流程。比如,定慧里小学早上6点钟学生还没到校的时候,海淀区环卫五队已经派垃圾车到学校进行收运。冯家峪镇中心小学是寄宿学校,垃圾在学生们晚饭后收运。丰台五小每天上午11点半前会将当天上午和前一天下午产生的厨余垃圾进行清运。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网上流传的一些“童书黑名单”则指出,其他一些童书作品也有描写不良习惯、负能量较多等问题。

针对近些年来家长们提出的“选书难”等问题,曾有学者、图书业内人士呼吁,可以实施分级阅读,制定相关标准,为读者提供一定参考,但也有人认为,这种做法实际操作起来,可能意义不大。

周熠然:我觉得我在学校进行垃圾分类工作已经成了习惯。比如妈妈做饭的时候,我会将厨余垃圾桶放到她身边并随时提醒分类。每天早上扔垃圾时,我都会检查一遍再投放。为了让爷爷、奶奶家也进行分类,我建议妈妈为他们购买了两个颜色的垃圾桶,周末到爷爷、奶奶家的时候,也给他们讲如何进行垃圾分类。文/本报记者 蒲长廷

周熠然:由于暑假的垃圾分类实践活动,我认识了我家社区的垃圾分类指导员,指导员阿姨给了我一本垃圾分类宣传册,我将里面的分类知识全部都背了下来,还上网搜集了关于红、绿、蓝、灰四类垃圾分类桶的知识,同时手绘了“垃圾分类小报”和“垃圾分类宣传画”。我凭借暑假的努力和实践,被同学们选为学校的垃圾分类小宣传员,负责将红、绿、蓝、灰四类垃圾的分类知识讲给更多的同学们听。

实验二小平谷分校“护桶小卫士”用餐后监督厨余垃圾投放

北青报:遇到混投或者分类有错误的情况,你作为小宣传员会怎么做?在监督的过程中,你如何处理和同学之间的关系?

其实,在上述争议背后,某个程度上折射出的是家长们“选书难”的焦虑。

至于学校中的有害垃圾,虽然量并不是很多,但因为其特殊性,一般被放置在校门口、校医务室外等能够被保安、校医监督到的地方。在有害垃圾桶里有坏掉的灯泡、灯管、打印机空墨盒、废旧电池等。对校园里有害垃圾的管理,各学校尤为重视。“对于有害垃圾,我们不会让学生直接接触和管理,都是由学校实验室、后勤的专管员老师来做,因为这部分垃圾都是学校日常工作消耗运行中产生的,孩子们在垃圾分类实践中不会涉及。”实验二小平谷分校副校长李强介绍说。

近几年,随着家长们对亲子阅读的重视,在寒暑假读几本好书是许多孩子的必备选项,书店里也随处可见忙着选书的一家人。绘本、童话、儿童文学等都很受青睐。

校园内垃圾桶怎么摆放?

北青报记者在多所学校走访时发现,大部分学校在教室内都全面禁食零食和水果,所以厨余垃圾主要来源于厨房和食堂,包括两大类,一类是食材加工过程中产生的根茎和残叶,另一类是肉类食品的骨头和水果皮核,在 “光盘行动”的背景下,不少学校的剩菜、剩饭都已经较为少见。如实验二小平谷分校本周二中午的伙食,由于有土豆丝、肉炒芹菜、胡萝卜、鸡腿以及餐后的水果橘子,因此厨余垃圾桶里可以看到土豆皮、芹菜叶、胡萝卜皮和根等,而饭后厨余垃圾桶里又多了鸡腿骨头、橘子皮、橘子核等。

文/本报记者 蒲长廷 林艳 武文娟 刘婧

据《北京日报》报道,还有一份“排雷书单”在微博、微信等疯传。按这份书单,《米小圈》被质疑的内容是“偷奸耍滑”“给同学起外号”,《青铜葵花》《狼王梦》则是因为存在大量“涉黄、涉暴”内容。

北青报:你凭借什么成为了学校的垃圾分类小小宣传员?

据报道,针对书中遭质疑的内容,杨红樱回应称,早在一年前就对这点敏感内容做了删改,现在的版本已经没有了;北京教育出版社则表示,目前已将《装在口袋里的爸爸》全面下架。

一些读者在浏览“玩具创意书”。上官云 摄

校内厨余垃圾咋运输?

北青报:成为小小宣传员后,你是如何对同学们的垃圾分类进行监督的?

不过,前段时间,有读者反映,作家杨红樱创作的畅销童书《淘气包马小跳(漫画升级版)》(旧版)中,有些内容包含自杀情节。

看到相关报道,不少人在网上发出疑问:“这些内容真的适合孩子读吗?”“童书里面可以描写自杀桥段?”

同学们还将垃圾分类知识带到了生活中。房山区良乡第四小学一年级7班的刘天意精心录制了科普视频,变身“小老师”,通过投放垃圾品类小卡片的方式为社区居民义务讲解垃圾分类小常识,受到社区居民的频频点赞。丰台五小四年级7班叶盈杉录制了十多个短视频发布在网上,让更多人了解了垃圾分类。

厨余垃圾在居民社区的垃圾产生量中占比很高,而校园中的厨余垃圾有什么特点呢?据观察,首先,在厨余垃圾桶设置上,学校有自己的考量,会按照师生的就餐地点设置。比如丰台五小、定慧里小学等在教室用餐的学校,就在每天午餐时段将厨余垃圾桶带到各教室或楼道中,午餐用完后,由食堂专人将厨余垃圾收走。而朝阳实验小学、密云区冯家峪镇中心小学等都是在食堂就餐,因此餐厨垃圾桶就设在食堂里。还有一点值得一提,那就是秋冬季校园里的落叶也变多了一些,这些枯草落叶都应归类为“厨余垃圾”,因此不少学校也在操场、通道设置了临时厨余垃圾桶。

北青报:垃圾分类给你带来的变化有哪些?

儿童文学评论家安武林也注意到家长们的担忧。他认为,儿童文学中涉及类似自杀等话题,作者要慎重,必须掌握合理尺度;作为家长,也不必在选书时对内容过分焦虑。

新版《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已经实施四个多月,北青报记者了解到,随着本市各个中小学平稳有序开学,校园内的生活垃圾分类也都提上了议事日程。在《条例》的原则性框架之下,校园中垃圾桶站的设置、回收方式和居民小区相比较更加突出因地制宜的特点,并有其特殊之处。

那些引发争议的童书内容

周熠然:如果有同学对可回收垃圾和其他垃圾进行混装,我不会指指点点,而是会帮助他们分出来,并且讲解一下如何分类。我记得有一次,3班有一个同学将用过的纸巾放在了可回收垃圾里,我一边说“由于这种纸遇水即溶,不算可回收的‘纸张’,我原来也犯过同样的错误,相信你可以分得更好”,一边帮他把垃圾捡了出来扔在其他垃圾桶里。那坨用过的纸巾湿漉漉的,特别脏。当时他本来还想和我“理论”一下,但看我这么做了以后,他就不再说话了,从那以后再也没分错过。当然,如果有分类比较好的同学,我会记录下来,交给老师进行表扬。

更重要的是,对一些家长来说,“什么童书适合什么年龄段的孩子阅读”也是个问题。这可能需要比较专业的鉴别水准。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在居民区中“四分类”的垃圾桶一般都集中放置在一起,但学校和居住小区的垃圾构成不同,需根据学校特点因地制宜摆放。北青报记者走访多所学校发现,每间教室、教师办公室内都会并排放着两个垃圾桶,一个为“可回收垃圾桶”,一个为“其他垃圾桶”。打开可回收垃圾桶桶盖,里面是同学们写完练习题后丢弃的废旧纸张、废旧矿泉水瓶,其他垃圾桶里则是擦手擦嘴用过的湿纸巾、餐巾纸等。据学校介绍,厨余垃圾一般都不会在教室、办公室内日常中产生。

比如,主人公马小跳向朋友抱怨受不了练钢琴,“都想自杀了”,还和朋友讨论自杀的方式,出现了“那就从楼顶上,像鸟儿一样张开双臂飞下来”等句子。

此前有媒体曝出,一本名为《小熊过生日》的儿童绘本也曾引起热议:许多朋友参加小熊的生日会,吃蛋糕时有一位朋友不见了,餐桌上却多了只烤鸡。故事暗示朋友“上”了餐桌。

周熠然: 我们每个年级、每个班都有文明志愿岗,每个“志愿者”负责的位置不同。比如我,是整个年级的垃圾分类“指导员”。每天的课间10分钟,我都会对整个三年级同学倒垃圾的情况进行监督。刚开学的那几天工作量挺大的,因为不知道同学们什么时候倒垃圾,所以几乎每个课间我都要在楼道的分类垃圾桶旁盯着。经过一周的时间,我大概摸索出了每个班垃圾量的规律,并且和固定投放垃圾的同学们“约”好了,在中午午休时或者晚上放学后集中投放垃圾。

北青报记者调查统计发现,学校里不同垃圾的占比大体为以下这一比例:可回收垃圾占比最高,约占40%;厨余垃圾20%;其他垃圾35%;有害垃圾约占5%。

Author: jakebarn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