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拉崩吧》真功夫周深的“古典美”

今年大热的综艺节目《歌手当打之年》,以华晨宇夺得“歌王”作为节目的尾章。

而和往年的《歌手》相比,因为多了“当打之年”这个定位,倒成了对中生代和年轻一代歌手的一次检阅。虽然因为人数的限制,无法提供全景展示,但还是一次比较有代表性的呈现。可以这么说,出现在今年《歌手当打之年》节目里的所有歌手,在未来五到十年里,都将是华语乐坛各自领域的中流砥柱。

所以,周深靠的不是高度风格化,而是在风格化的同时,依然不断变化。

不过,从第五期的《Monsters》开始,周深就慢慢突破了他的舒适圈。这首歌曲里的花腔女高音与摇滚相结合,也形成了一种歌剧摇滚的即视感,戏剧张力十足。音乐意境也从亭台楼阁,转换到了金色大厅。

但再看今年的《歌手当打之年》,不算来自日本的70后歌手米希亚,以及以团队身份亮相的“声入人心”。作为华语乐坛80后和90后歌手的一次集结,在所有正式演唱的歌手中,却只有周深、袁娅维、吉克隽逸和胡夏四位非创作的人声型歌手。

在这个时代的歌手,往往需要不断地学习和进步,才能跟得上不断迭代的速度。尤其是年轻歌手,只要稍微放松一点对自己的要求,很快就会被更新的歌手取代。

这样的歌手,正是传说中的一招鲜、吃遍天。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往往也是一种从起点就可以看到未来的歌手。

周深的优势,是风格化歌手的劣势

纯人声型歌手已经是少数派

也正是在这种大背景下,纯人声型的歌手,反倒越来越成为这个乐坛的少数派。而当更多歌手都往全才领域靠的同时,歌坛自然就越来越少精于唱功的歌手。

至于上了热搜的《达拉崩吧》,从一定程度上,已经成了一种人声组合实验,多种咬字、音色的快速切换,既符合互联网时代观众对歌手的期待,也体现出一个歌手技术的峰值。

这么说,并不涉及排名合理性问题,因为音乐本身就没有可以量化的评判标准。只是如果让华晨宇和周深这两位歌手能够走到最后,其实是一件更具指向意义的事情。毕竟,作为90后的唱作歌手和人声歌手代表,华晨宇和周深确实代表了行业的一种高度。

会创作不是坏事,但创作不应该成为歌手不好好唱歌的借口。从一定程度上,作为非创作型歌手的周深,在这次《歌手当打之年》舞台上,倒是完成了另一种层面的创作,即用扎实的唱功技术,来丰富和拓展人声表现的全新可能性,并且通过人声跨界与组合等等形式,让演唱能够突破作品主题、编曲的框架,实现另一个纬度的音乐自由。

但不同于很多哗众取宠的拼贴,以《达拉崩吧》这首歌曲为例,周深的人声组合,是建立在细节的精准基础之上的,一看就是真功夫,而不是蜻蜓点水的假把式。这其实也是吃开口饭历史的传统,从梨园到曲艺,再到唱片工业时代对于歌手的培养,往往都需要进行台下十年功的技艺打磨,才能赢来最后的一夜成名。

图为“贸促贷”金融服务项目启动仪式。 广西贸促会供图

本次对接会共推动签约项目20个,总授信金额128.5亿元人民币,其中专项授信广西国际商会会员企业100亿元授信额度,授信项目签约金额28.5亿元。

与此同时,也因为有着特殊的音域,所以周深在这几年的音乐选秀节目里,几乎成了最抢手的帮唱嘉宾。他独特的声线,既能为歌曲增添一种典雅的意境,也可以通过差异化的音色和音域,起到一种非常特别的和声效果。

总之在第四期节目之前,周深都是人们印象中的周深。甚至在一些社交媒体上,一些并非周深的歌迷,已经开始对他的演绎发出了审美疲劳的抱怨。而这,也正是之前所说的,像周深这样唱功高度风格化的歌手,在这个时代所要面对的困境。

他指出,由于受疫情的影响,广西中小微企业和外贸企业面临着许多痛点、难点、堵点。在这个时候,如果我们搭一手,拉一把,扶一程,雪中送炭,他们就可能渡过难关,赢得未来。(完)

在《达尼亚》这首作品里,周深把朴树的作品进行了更多艺术化的扩充。俄罗斯歌剧和牙买加节奏的转换,好听、好玩,却又并没有背离作品原意,而且还有一种高级感。

据美媒报道,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5月曾宣布,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将参与对弗洛伊德死亡案件的调查。

正是因为大部分歌手都分心去创作了,也让留下来的这些纯人声型歌手自然而然成了精英。像今年《歌手当打之年》的四位纯人声型歌手里,无论是80后的吉克隽逸和袁娅维,还是90后的胡夏和周深,他们都在各自的领域处于绝对的领先水准,甚至暂时都看不到接班人。

随着音乐门槛的越来越低,以及唱作型歌手的大量出现,导致越来越多的歌手要么以博眼球为方向,要么以追求创作个性的名义,忽略了演唱基本功的训练,也使得唱功这种基本功,反而成为歌手努力绕开的方向。而能够真正用演唱来表达人声美感的歌手,也更是屈指可数。

很明显,在今年的《歌手当打之年》里,周深并没有用以不变应万变,来让歌迷加深对他的固有印象。

尤其是周深,和华晨宇在这次《歌手当打之年》里符合预期的表现不同,这一次的周深,则给人更多意料之外的惊喜,甚至还因为《达拉崩吧》这样的歌曲,让自己在更大范围内出圈。

这其中,周深又是非常类型化的人声型歌手。如果用影视领域做一个类比的话,擅长演绎女声音域的周深,很像“特型演员”,比如像周星驰、成奎安、吴孟达、孙红雷、陈道明等等演员,基本都会因为自己的形象或特色,被限定在某些角色定位中。

周深无疑是目前国内比较有代表性的纯人声(Vocal)型歌手,而这个类型的歌手,放到几十年前,也是歌坛最常见的歌手类型。从台湾地区的邓丽君、凤飞飞、蔡琴和费玉清,到大陆地区的李谷一、毛阿敏、田震和那英,这些都是华语乐坛历史各个时期的纯人声型歌手代表。

当然,周深在最开始,表现还是“正常”的。第一期节目的《大鱼》,以及第二期节目的《愿得一心人》,都是他此前发表过的作品,也是他个人的代表作。而第三期的《能解答一切的答案》和《无问》,前者同样是他此前推出过的作品,后者在选曲和演绎上,也都属于周深的舒适圈。但这两场因为疫情之间被隔离,所以周深只能在自己家里进行录制,多少限制了他的一些发挥。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6月2日发表声明称,美国的种族不平等问题长期存在,最近的新冠疫情只是使这一问题更加凸显出来,包括非裔在内的少数族裔人群在疫情中受到的冲击更为严重。在美国,由于非裔男子弗洛伊德死亡引发的抗议活动,不仅凸显了美国警察对有色人种的暴力执法问题,也凸显了美国在卫生、教育、就业等方面的不平等和种族歧视问题。

真正形成话题的,还是《达尼亚》和《达拉崩吧》两首作品,尤其是后者。

此外,他们还在信中对改革美国警察系统提出了建议,具体内容包括,各方停止向警察提供军事装备和军事化训练;对因警方暴力执法致死事件进行独立起诉和尸检等。

大家都在玩个性,但却少了好声音。

融合表演是另一种层面的创作

再加上这个时代主流的摇滚、电子和说唱这些曲风,本来就要求歌手有创作表达能力,就更让创作成了这一代年轻歌手的某种标配技能。写得好不好另说,但你要会。

这可不是《歌手当打之年》节目组的有意为之,甚至可以说是在一种无意状态下折射了目前华语乐坛的现实——90后之后的歌手群体,创作已经成为了一种音乐基因,成为各自音乐世界的一部分。

甚至在这几年的偶像成长型节目里,很多新人都自带创作属性。早一代的男团成员像吴亦凡、张艺兴和黄子韬等,更是早就具备了唱作整张专辑的能力。

弗洛伊德的家庭律师本·克伦普(Ben Crump)在一份新闻稿中说:“当任何国家的一群人被其政府系统性地剥夺了普遍的生存权几十年时,他们必须呼吁国际社会的支持和联合国的干预。”

而周深在《中国好声音》之后的发展,也是朝这个方向走的。比如他演唱的很多影视歌曲,都和古装剧有关,也都是古风类作品。因为这样的作品,最能体现出周深声线的古典唯美。

如果要说今年《歌手当打之年》的总决赛,尤其是结果的排名,有什么遗憾的话,那就是在华晨宇夺得“歌王”的同时,周深却没能得到演唱第二首歌的机会。

当前,随着国外新冠肺炎疫情的持续蔓延,全球经济受到严重冲击,国际市场需求锐减,出口订单大幅萎缩甚至取消,导致外贸企业产品库存积压。同时,重新开拓国内市场又面临资金筹措的困难,资金周转不足,外贸企业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但和擅长演绎女中音的蔡琴,歌声甜而不腻的邓丽君以及儒雅浪漫的费玉清等等唱功高度风格化的前辈歌手相比,成长于这个社交化互联网时代的周深,却有着远比上世纪更凶险的歌坛生态环境。

据报道,在6月3日写给联合国的信中,弗洛伊德的家人及家庭律师表示,希望联合国能介入对弗洛伊德死亡案件的调查。

除此之外,像萧敬腾、徐佳莹、毛不易、刘柏辛、白举纲、太一、隔壁老樊、耿斯汉、秦凡淇等等,全是唱作歌手。即使是因为演唱技巧问题,总是引起争议的黄宵云,其实同样也是一位标准的唱作歌手。她在第四期节目里唱的《打开》,就是自己的原创作品。

合作的融资项目除涉及授信、基金、融资等金融类别外,还将加强与各行业商协会的金融服务,以本次银企对接会为起点,围绕贸促会企业经营特点和实际情况,充分利用桂林银行体制机制灵活、产品类型多样的优势,为广西贸促会和广西国际商会的会员企业定制金融服务方案,助力企业复工复产和广西经济的高质量发展。

一方面,周深的变化,符合了互联网时代的娱乐属性;另一方面,周深对于技术追求的不变,又让他成了这个时代纯人声型歌手的高度和底线。他既是人声型歌手的好榜样,甚至从历史的角度来讲,也为人声型歌手开辟了一种新的升值方向。

广西贸促会会长李常官表示,广西贸促会今次与桂林银行合作,共同推出“贸促贷”金融产品,向广西国际商会会员企业提供授信额度达100亿元人民币的专属定制贸易融资产品,为企业开通绿色通道和融资直通车,这是解决广西外贸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融资慢老大难问题的有力举措。

Author: jakebarnes.com